联系我们

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西路2号原子能所2号楼
邮编:100193
电话:010-82408600
传真:010-82408644

中国种业好“声音”

《 农民日报 》( 2014年03月17日 05 版)

    “对转基因无论是制种、试验还是种植,都是要经过严格的程序批准的,对个别的公司或个人,违规销售、种植转基因作物,农业部的态度历来是非常明确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3月6日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梅地亚中心就“扎实深化农村改革,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时谈到。

    “谷子与玉米、高粱、甘蔗、珍珠粟、糜子、柳枝稷等禾谷类粮食和能源作物近缘,通过以谷子为模式开展功能基因研究,不仅能为解决多年来难以解析的抗旱和C4光合作用的遗传分子机理提供崭新的机遇,还能为研究作物的驯化和改良、抗旱性的遗传机制、植物系统进化和应用价值基因的分离和克隆提供独特的视角和思路。”

——3月12日,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李家洋在首届国际谷子遗传学会议上指出,目前谷子遗传学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面临着诸多技术挑战,遗传转化效率也有待进一步提高,亟需构建完整全面的网上遗传信息数据库,尽快筛选构建一批核心的研究群体和突变体库。

    “划清政府和市场的责任,该政府管的政府管起来,该交给市场的市场自己做。如建立非主要农作物种子登记制度等,但是建立这些制度是为了加强事中和事后的监管。”

——3月9日,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振伟表示,种子法是2000年实施的,当时是为了推动种业多元化,目前这个目标已经达到了,但是带来了一个副作用,即现在的育种资源较分散。我们的企业比较多,但比较小,竞争力不强,所以我们现在准备把建立现代种业制度通过修改种子法确定下来。

    “对于转基因问题要把技术和应用管理区分开来,目前社会上关于转基因话题的一些热点争论,不应该是针对转基因技术的问题,而是对转基因产品特别是转基因食品问题。”

——3月11日,中国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张来武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转基因问题争论愈演愈烈,是把转基因技术、转基因技术应用、转基因产品、转基因食品安全等所有问题裹在一起,“裹在一起谈就把这些事谈得面目全非,这种不在同一个通道上的争论毫无意义”。

    “通过重大专项扶持企业科研创新,我们并“不差钱”,关键在于经费投给谁,投向哪里,要选出真正用心做科研的企业,扶上马送一程。”

——山东省种子管理总站站长迟斌谈到种业科研如何创新时说到。

    “种子管理部门也是服务管理的角色,企业是第一位的。一方面要打假,让农民用上放心种子,另一方面要扶持企业怎么发展,打假是为了推动企业更好发展。”

——农业部种子管理局局长张延秋谈到如何加强种子市场监管时说。

    “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绿色通道要逐步推进。”

——全国农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副主任邓光联谈到政策落实问题时对记者讲,全国玉米区试已经增加到每亩6000株,但有的品种密度已经达到每亩7000株,这些特色化品种最适合企业自己去做。

    “培育和审定、推广较早熟品种不但在东北四省区很关键,在黄淮海地区的需求更迫切,但是难度也更大。国家玉米品种审定机构要提出切实可行的措施来,既包括技术,也包括政策和策略。这将是中国玉米种业同跨国公司竞争的死结,谁能跨过去,谁就赢得黄淮海市场。”

——3月9日,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张世煌对玉米品种审定委员会提出的建议。

本报记者王澎整理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seed114.com/news/13/news_62807.html